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國史網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重要新聞 | 影像記錄 |  教育指南
中國概況 | 人物長廊 | 大事年表
國史珍聞 | 圖說國史 | 國史辨析
專題研究 | 理論指導 | 政治史 | 經濟史 | 征文啟事 | 學 者
學術爭鳴 | 學科建設 | 文化史 | 國防史 | 地方史志 | 學 會
論點薈萃 | 人物研究 | 社會史 | 外交史 | 海外觀察 | 境 外
特別推薦 | 文 獻 | 統計資料
口述史料 | 圖 書 | 政府白皮書
檔案指南 | 期 刊 |  領導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地方史/志 >> 香港
曹天忠:國家歷史教育缺位與“修例風波”
發布時間: 2020-05-06    作者:曹天忠    來源:《歷史評論》 2020-01-25
  字體:(     ) 關閉窗口

  國家歷史教育對于塑造國民的國家和民族認同、維護國家文化安全乃至國家統一和社會穩定具有重大意義。香港地區的嚴峻現實,再次印證了“欲知大道,必先為史”“滅人之國,必先去其史”的深刻含義。

  1997年7月1日零時,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結束了英國對香港150余年的殖民統治王苗/供圖

  香港發生的“修例風波”持續數月,亂港分子的暴亂活動不斷升級,給香港人民的生活、財產乃至人身安全造成了巨大損失。令人痛心的是,大批被蒙蔽的青年學生卷入其中,成為不法分子的“亂港工具”。香港中學教育中,國民教育尤其是國家歷史教育的體系性缺失,是造成此種局面的重要原因。

  目前香港地區中學教育中國家歷史教育的缺失是體系性的——中國歷史由必修改為選修,課程大綱和標準形同虛設,與中國地理等相關課程脫節。

  首先,中國歷史由必修課改為選修課,這是香港地區國家歷史教育在制度上最明顯的缺失。香港回歸以前,中國歷史從進入中學課堂到發展為一門獨立課程,經歷了一段極為艱辛的過程。由于愛國知識分子的堅守,中國歷史教育得以頑強存在并獲得一定程度的發展。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然而,2000年,香港教育統籌局(即今香港教育局)進行教育改革,中國歷史不再作為初中的獨立必修課,各中學可以自行決定是否開設獨立的中國歷史科。盡管從實踐的角度而言,選修未必意味著“不修”,但是從國民教育的意義上講,“由必改選”的本質就是將國家歷史教育從國民教育體系中剔除,中國歷史科從國民教育的必要部分,降為一種純粹的知識性、素養性課程。

  其次,中國歷史科雖有官方課程大綱和標準,但課程內容由出版社自行編寫,學??扇我膺x擇,導致課綱標準形同虛設,未能得到有效貫徹。而且,部分學校教師沒有受過基本的專業訓練,學生的考核和成績評判沒有一定的標準。如此一來,學生無法獲得基本的中國歷史常識和價值觀念,更遑論培養國家和民族認同感。比如,香港中國歷史教材淡化了中國歷史精華和優秀傳統——“大一統”的政治觀念、“自強不息、剛健有為”的人生品格、“忠奸自古如冰炭”的是非觀念;對中國光輝燦爛的古代文明、落后挨打的近代史以及不斷走向富強的現當代史缺乏整體把握,也就無法讓學生理解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深遠意義及其與香港繁榮穩定的關系。

  再次,課程結構失衡。主要表現為中國語文、中國地理等課程與歷史教育脫節。中國歷史教育的缺失,使得中國地理、國文等課程的教育效果被大大削弱。國家歷史知識的缺失,必然導致對中國自然和人文地理認識的不足。與此同時,中國地理課程的觀點偏離“一國”導向,內容也明顯減少,這使得青少年很容易產生香港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香港人是獨立的族群甚至是一個民族的錯誤認識。教育改革前,初、高中的國文教育均精讀大量傳統詩文,學生對《木蘭辭》《岳陽樓記》《示兒》等中國著名經典詩文皆耳熟能詳、脫口而出。教育改革以后,國文課程基本不精讀古文,這對培養香港青少年對中國歷史與文化的歸屬感、溫情和敬意,極為不利。

  正因為這些基本的中國人文課程沒有形成有效互動,那些空疏的通識教育、大學階段的文化學等課程乘虛而入,甚至取而代之。以通識教育為例,除了在制度上將其從原來的選修課改為必修課外,還由于沒有教材的審定,內容通常多是報刊、網絡上的淺薄、碎片知識;校方也沒有進行必要監督或督導,教師講授和考核,立場預設,任意發揮,這就很容易將涉世未深的學生引入歧途。

  本次“修例風波”帶來的教訓再一次提醒我們,必須充分認識國家歷史教育對于塑造國民的國家和民族認同、維護國家文化安全乃至國家統一和社會穩定具有重大意義。香港地區的嚴峻現實,再次印證了“欲知大道,必先為史”“滅人之國,必先去其史”的深刻含義。

  港英政府對香港長期采取殖民教育策略,其主要表現為,輕中國重英國,擠壓、淡化中國語言和歷史文化講授;強化所謂與英國關系密切的西方世界公民“普世價值”教育,弱化中華民族國家觀念;漠視政治教育,片面重視商業教育和民生教育。就歷史教育來說,自1842年英國在香港建立殖民統治開始至1945年在政府中文學校開設歷史科,中國歷史科被整整忽略了一百余年。港英政府對中國歷史科的排斥和阻撓,從另一方面反映了國家歷史教育的重大戰略意義。

  令人振奮的是,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已正式列入“加強對香港、澳門社會特別是公職人員和青少年的憲法和基本法教育、國情教育、中國歷史和中華文化教育,增強香港、澳門同胞國家意識和愛國精神”等內容。這既是對當前香港問題的及時回應,也是未來加強香港和澳門地區國家歷史教育的依據和指導。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重建香港地區青少年的國家歷史教育,既是一個亟待解決的重大課題,也是一個任重道遠的宏遠戰略。為此,我們需做到以下幾點。

  其一,正確認識國家歷史文化教育中普遍與特殊、國家與地方的關系?!耙粐鴥芍啤钡母厩疤崾恰耙粐?。香港歷史文化是嶺南歷史文化的組成部分,而嶺南歷史文化又是中華民族歷史文化的組成部分。因此,在香港地區的國家歷史教育中,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脫離祖國母體文化的地方化、在地化思潮,將香港歷史文化是中華民族歷史文化的一個組成部分,作為國家歷史教育必須堅持的根本前提。

  其二,建構和完善國家歷史教育體系。首先,必須恢復中國歷史在香港地區初高中教育中的獨立必修課地位,由專業教師施教,這是全世界絕大多數國家通例,也是中國教育的優良傳統。其次,在課程內容方面,以中國為本位,書寫并處理好中國歷史、香港地方史、世界(全球)史的關系,并與中國語文、中國地理、中國國情等相關課程形成呼應配合。在三大歷史課程中,以中國歷史為主,堅持香港史是中國歷史一部分的原則,反對將香港地方史與中國歷史割裂的錯誤做法;從中國歷史的角度理解世界(全球)歷史與中國的關系,警惕以世界(全球)歷史消解和取代中國歷史的傾向。在此基礎上,教育主管部門要加強教材編寫和審定的權威化、講授規范化、教師專業化、考核標準化等一系列配套機制。

  其三,香港的國家歷史教育任重而道遠。在英國對香港長達一百五十余年的殖民統治中,中國歷史科作為獨立必修課程的時間本就不長,回歸后不久,中國歷史科再度成為選修。百年大計,教育為本。因此,我們對香港的國家歷史教育的推進和收效,要抱有充分的估計和足夠的耐性,切忌急功近利,要通過長期持續的學校教育、社會教化、家庭教育、網絡教育等多種方式,培養、加強香港地區青少年的國家認同、民族認同和愛國主義精神。

  作者單位:中山大學歷史學系。

  來源:《歷史評論》2020年第1期。

    相關鏈接 - 當代中國研究所 - 中國社會科學院網 - 兩彈一星歷史研究 - 人民網 - 新華網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政府網 - 全國政協網 - 中國網  - 中國軍網 - 中央文獻研究室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當代中國研究所 版權所有 備案序號:京ICP備06035331號
    地址:北京西城區地安門西大街旌勇里8號
    郵編:100009 電話:66572307 Email: [email protected]
    手机炒股app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