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國史網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重要新聞 | 影像記錄 |  教育指南
中國概況 | 人物長廊 | 大事年表
國史珍聞 | 圖說國史 | 國史辨析
專題研究 | 理論指導 | 政治史 | 經濟史 | 征文啟事 | 學 者
學術爭鳴 | 學科建設 | 文化史 | 國防史 | 地方史志 | 學 會
論點薈萃 | 人物研究 | 社會史 | 外交史 | 海外觀察 | 境 外
特別推薦 | 文 獻 | 統計資料
口述史料 | 圖 書 | 政府白皮書
檔案指南 | 期 刊 |  領導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社會史 >> 醫療衛生史
吳超:從衛生防疫到全民健康
發布時間: 2020-04-23    作者:吳超    來源:中國井岡山干部學院學報 2020-03-25
  字體:(     ) 關閉窗口

從衛生防疫到全民健康

——新中國的疫病防控和公共衛生安全事業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健康是促進人的全面發展的必然要求,是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礎條件,是民族昌盛和國家富強的重要標志,也是廣大人民群眾的共同追求?!盵1]P370疫病防控是我國衛生健康事業成效最為顯著、影響最為廣泛的工作之一。新中國成立以來,積極探索適合國情的衛生健康發展道路,始終把實現全民健康覆蓋,人人享有基本醫療衛生服務作為奮斗目標,不斷推進疫病預防控制和公共衛生安全事業建設,有力保障了人民健康,為促進經濟社會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同時也為全球衛生治理貢獻了中國經驗和中國力量。

  一、從衛生防疫到全民健康的跨越式發展

  新中國成立以來,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把人民健康放到優先發展戰略的位置上,針對不同時期影響健康的主要因素和人民關切,從同疫病作斗爭的衛生防疫到為全方位、全周期的全民健康保駕護航,公共衛生整體實力和疾病防控能力顯著提升,開辟了一條符合我國國情的衛生與健康發展道路。

  (一)新中國衛生防疫體制的創建(1949—1978年)

  新中國成立伊始,百廢待興,舊中國留下的是一個人民缺醫少藥、疫病流行的嚴峻局面。廣大人民生命健康受到各種傳染病、寄生蟲病和地方病的威脅,人口死亡率是25‰左右,嬰兒死亡率是200‰左右,人口的平均壽命是35歲。全國中西醫藥衛生技術人員共有50多萬人,醫院2600所,病床8萬張,村、鎮的衛生醫療機構更是寥若晨星。[2]P2公共衛生資源更是薄弱,1949年僅有9個婦幼保健院(所、站)和11個??萍膊》乐卧?所、站)。[3]P466

  新中國成立和社會主義制度確立,使中國人民成為國家、社會和自己命運的主人,我國的衛生防疫事業開辟了嶄新的道路。如何在經濟發展水平低和醫療資源嚴重匱乏的情況下,盡快地擺脫“瘟神”的威脅,振奮精神,發展生產,成為亟待解決的一項重大而緊迫的任務。1951年9月9日,中共中央發布《中央關于加強衛生防疫和醫療工作的指示》,對全國防疫工作作出部署,要求“必須把衛生、防疫和一般醫療工作看作一項重大的政治任務,極力發展這項工作”[4]P176。新中國迅速確定了“面向工農兵、預防為主、團結中西醫、衛生工作與群眾運動相結合”四大衛生工作方針(1950年第一屆全國衛生會議召開,確定了衛生工作“面向工農兵、預防為主、團結中西醫”三大方針,1952年第二屆全國衛生會議增加了“衛生工作與群眾運動相結合”這一重要方針。),堅持把醫療衛生工作的重點放在農村和基層,在加強專業衛生機構建設的同時,開展群眾衛生運動,改善環境衛生,以消除各種致病因素,減少和防止疫病的發生。

  為加強對疫病防控的統一管理,1949年11月,中央人民政府衛生部成立時即設公共衛生局管理衛生防疫工作,1953年改稱衛生防疫司。為貫徹預防為主的方針,1950年3月,衛生部成立中央防疫總隊,各省組建防疫大隊,各種傳染病的專業防治隊、所、站,民族衛生工作隊等。1953年1月,政務院167次會議批準在全國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以及地(市)、縣(旗、區)建立衛生防疫站。為了進一步規范、組織疫病防治工作,衛生部先后頒布《衛生防疫站暫行辦法》(1954年)、《衛生防疫站工作試行條例》(1964年),明確各級衛生防疫站的任務是預防性和經常性衛生監督與傳染病管理。全國范圍內普遍建立了省、地、縣三級衛生防疫站,國境口岸建立了衛生檢疫所(站),以后相繼在交通、廠礦企業系統建立了衛生防疫站。為加強公共衛生安全,又建立了各種專病領導小組和防治機構以及婦幼保健站、??品乐卧?所)、衛生監督檢疫機構、衛生宣傳站等衛生機構。各級綜合性醫院設有預防保健科、傳染病科,廠礦企業衛生室、城市街道衛生院、農村衛生院(室)等基層衛生組織,也承擔為周圍地區或基層群眾提供基本的公共衛生服務的職能,把預防保健作為主要的日常工作。至1952年年底,全國建立了各級衛生防疫站147個,有公共衛生醫師523人,占全國醫師總數的1.0%。到1965年年底,全國共有各級各類衛生防疫站2499個,人員合計49074人,與1952年相比,機構增加16倍,醫師(技師)增加11倍。[5]P10

  1955年,衛生部頒布我國第一部《傳染病管理辦法》,把傳染病劃為兩大類18種,并具體規定了上報制度和防治應對措施。此外,中央人民政府及衛生部對天花、鼠疫、結核病、瘧疾、血吸蟲等傳染病和地方病制定了具體的政策文件。這個時期,在醫學院校中建立了衛生系和衛生專業,培養了一批衛生防疫專業人才,結合衛生防疫工作,開展了一些科學研究工作,解決了防治工作中的一些難題。

  為降低傳染病發病率,有效控制傳染病的流行和蔓延,不斷加大傳染病防治力度,我國推行計劃免疫,廣泛開展愛國衛生運動。1950年10月,衛生部頒發《種痘暫行辦法》。1963年,衛生部頒布《預防接種工作實施辦法》,提出建立預防接種卡片,實行按指定對象和規定的免疫程序進行的試點,到70年代逐漸推廣。20世紀50年代,衛生工作與群眾運動相結合,在全國普遍開展以“反細菌戰”和“除四害”為中心內容的愛國衛生運動;60年代后期,以“兩管五改”( “兩管”指管理糞便垃圾、管理飲用水源;“五改”指改良廁所、畜圈(包括禽窩)、水井(包括水池)、環境和爐灶。)為主要內容繼續開展愛國衛生運動,廣大城鄉的衛生面貌有了顯著改善,清除了疫病發生的社會環境,普及了醫療衛生知識,增強了人民群眾治病防病的觀念。

  新中國成立后不到30年時間,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實行衛生工作與群眾運動相結合,初步形成了覆蓋城鄉的疫病防治與公共衛生體系,消滅或基本控制了長期危害人民生命健康的傳染病和地方病,使我國衛生工作面貌發生了歷史性變化,有力地促進了人民健康水平的提升。自20世紀50年代起,逐步防治了血吸蟲病和麻疹等,基本控制了鼠疫、霍亂、黑熱病、麻風病等疾病的流行,基本消滅了性病。20世紀60年代初,中國通過接種牛痘消滅了天花,較世界衛生組織1980年宣布全球根除天花早了十幾年。[6]P161978年,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在阿拉木圖舉辦國際初級衛生保健大會,根據中國赤腳醫生——農村合作醫療制度和其他國家(地區)經驗發表了《阿拉木圖宣言》,倡導“2000年人人享有健康”。

  (二)從衛生防疫向疾病防控轉變(1978—2012年)

  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作出了把工作中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實行改革開放的歷史性決策,成功開創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現了中國人民從站起來到富起來的偉大飛躍。工業化、城鎮化、人口老齡化、疾病譜變化和生態環境變化等,給疫病防控和公共衛生安全帶來一系列新的嚴峻挑戰。隨著經濟的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民群眾對改善健康衛生服務有了更高的要求,特別是隨著中國從計劃經濟體制向市場經濟體制的轉型,中國衛生事業與公眾健康需求和經濟社會協調發展不適應的矛盾還比較突出。針對當時社會事業投入不足、效率低下、水平不高等問題,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從宏觀層面提出了“國家、集體、個人一起上”的思路,啟動醫藥衛生體制改革。1997年,中共中央、國務院聯合發出《關于衛生改革與發展的決定》,進一步明確了新時期衛生工作“為人民健康服務,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服務”的“兩為”方針,要求各級政府對公共衛生和預防保健工作要全面負責,加強預防保健機構的建設,給予必要的投入,對重大疾病的預防和控制工作要保證必需的資金。[7]P22052003年取得抗擊“非典”疫情勝利后,黨和國家高度重視公共衛生服務體系建設,公共衛生和傳染病防治法律法規不斷健全,疾病預防控制體系基本建成,衛生應急管理體系和預案體系逐步建立,同三級醫療服務體系共同筑成我國醫療衛生體系的兩大支柱。2009年3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于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意見》,確立人人享有基本醫療衛生服務的目標,堅持公共醫療衛生的公益性質,建設覆蓋城鄉居民的基本醫療衛生制度,為群眾提供安全、有效、方便、價廉的醫療衛生服務,疫病防控和公共衛生安全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逐步建立,出現疫病機構功能、管理體系與社會經濟發展不相適應的問題,中國衛生防疫系統開始將傳統的、單純應對傳染病的理念轉向慢性病領域(包括傷害和精神衛生領域)拓展。衛生部在1994年把衛生防疫司改為疾病控制司,增設慢性非傳染性疾病控制處。2001年,衛生部辦公廳下發了《關于疾病預防控制體制改革的指導意見》,衛生防疫站更名為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把衛生執法、監督功能整體劃出,整合了疾病預防控制、公共衛生技術管理和服務的職能,集疾病預防控制、監測檢驗評價、健康教育與健康促進、應用研究與指導、技術管理與服務為一體,從單一、分散的科研型、創收型的機構向公益型、服務型轉變,逐步形成國家、省、地(市)、縣四級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為主體的疾病預防控制體系。

  改革開放以來,衛生防疫的法制體系不斷健全。1978年,衛生部在1955年《傳染病管理辦法》基礎上頒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急性傳染病管理條例》,把急性傳染病分為2類25種。同時,積極推行計劃免疫,有效防治白喉、百日咳、麻疹和脊髓灰質炎等疾病發生、流行。198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頒布實施。2004年,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把傳染病分為甲類、乙類和丙類,對傳染病防治實行預防為主的方針,防治結合、分類管理、依靠科學、依靠群眾。相繼頒發實施了《國境衛生檢疫法》(1987年)、《食品衛生法》(1995年)、《職業病防治法》(2001年)、《食品安全法》(2009年)等衛生防疫法律,以及各種專病防治、免疫接種、公共場所、塵肺防治、學校衛生、放射防護等條例、管理條例,公共衛生安全和疾病防治逐步走上法制化管理軌道。

  1978年開始實施全面國家計劃免疫,1982年衛生部頒發實施《全國計劃免疫工作條例》,按照規定的免疫程序,有計劃地利用生物制品進行人群預防接種,以提高人群免疫水平。2000年開始向全民免費提供,從當初的“四苗”防“六病”,擴大到14種疫苗預防15種傳染病。免疫規劃人群從兒童擴展到成人,預防接種率持續保持在90%以上。2007年,衛生部下發《擴大國家免疫規劃實施方案》,將免疫規劃疫苗擴展為14種,免疫規劃人群也從兒童擴展到成人。新一輪醫改啟動以來,國家免疫規劃內容不斷擴大,多數疫苗可預防傳染病的發病已降至歷史最低水平。2011年,國家免疫規劃疫苗接種率總體達到90%以上。這一時期,嚴重威脅居民健康的重點傳染病、地方病得到有效控制,1979年消滅了天花,2000年實現了無脊灰目標,2006年后連續13年實現白喉無報告病例,麻疹、乙腦和流腦發病率降幅達99%,摘掉了“乙肝大國”的帽子。2007年,經世衛組織審核,中國在全球83個絲蟲病流行國家和地區中率先消除了絲蟲病。艾滋病、結核病、血吸蟲病、包蟲病、麻風病、瘧疾等重大及重點傳染病患者獲得免費藥物治療。2010年,我國提前5年實現了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設定的結核病發病率較1990年下降一半的控制指標。

  2003年“非典”危機以來,衛生應急水平全面提高。2003年,頒布《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把衛生應急工作納入依法、科學、規范、有序的軌道。建立完善衛生應急預案體系,建立衛生應急能力評估指標體系,國家醫藥儲備制度日趨完善,建立國家、省(自治區、直轄市)、地(市)、縣四級應急管理體制。以疾病預防控制體系、衛生監督體系和醫療體系為基礎,初步建成統一指揮、布局合理、反應靈敏、運轉高效、保障有力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體系。2004年,國家傳染病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網絡直報系統運行,對39種法定傳染病病例個案信息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實時、在線監測。中國有效處置了傳染性非典型肺炎、甲型H1N1流感、鼠疫、人禽流感等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及時開展四川汶川地震等重大災害事故的緊急醫學救援,順利完成北京奧運會、上海世博會等大型活動的醫療衛生保障任務。

  (三)以人民健康為中心的公共衛生安全(2012年至今)

  沒有全民健康,就沒有全面小康。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人民健康放到優先發展的戰略地位,將加強公共衛生防疫和重大傳染病防控作為保護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的重要內容,推進健康中國建設,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衛生健康工作重點逐漸由解決看病難、看病貴,轉向管健康、促健康,從以治病為中心向以人民健康為中心的巨大轉變。

  進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健康是美好生活的最基本條件,隨著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和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人民群眾更加重視生命質量和健康安全,健康需要呈現多樣化、差異化的特點,人民群眾不但要求看得上病、看得好病,更希望不得病、少得病,看病更舒心、服務更體貼。人民健康是社會文明進步的基礎,擁有健康的人民意味著擁有更強大的綜合國力和可持續發展能力。2016年,習近平在全國衛生與健康大會上講話指出,“如果人民健康水平低下,如果群眾患病得不到及時救助,如果疾病控制不力、傳染病流行,不僅人民生活水平和質量會受到重大影響,而且社會會付出沉重代價”。大會明確提出,要把人民健康放在優先發展的戰略地位,確定了新時代黨的衛生健康工作方針是“以基層為重點,以改革創新為動力,預防為主,中西醫并重,將健康融入所有政策,人民共建共享”。[1]P371

  保障人民健康是一個系統工程,相關工作分散在醫療醫藥、社會保障、環境治理、公共衛生等部門。推進健康中國建設,提高人民健康水平,要樹立以人民健康為中心的大衛生、大健康理念,堅持健康優先原則,將促進健康的理念融入公共政策制定實施的全過程,積極調動醫療、環境、教育、法制等多部門共同努力。2016年10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將健康中國上升為國家戰略,實施慢性病綜合防控戰略,加強重大傳染病防控,以“共建共享、全民健康”為建設健康中國的戰略主題,提出了以人民健康為目標的“三步走”戰略目標,實現健康與經濟社會良性協調發展。2019年7月,《國務院關于實施健康中國行動的意見》和《健康中國行動(2019—2030年)》出臺,制定了健康中國行動“路線圖”,圍繞疾病預防和健康促進兩大核心,從干預健康影響因素、維護全生命周期健康和防控重大疾病3方面提出開展15項行動,并對組織實施進行部署。12月28日,公布了我國衛生健康領域首部基礎性、綜合性的法律《中華人民共和國基本醫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明確指出“醫療衛生與健康事業應當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為人民健康服務。醫療衛生事業應當堅持公益性原則?!盵8]

  黨的十八大以來,深入推進健康中國建設和愛國衛生運動,將完善公共衛生服務體系納入深化醫改,加大傳染病、慢性病、地方病等疾病預防控制力度,建立了覆蓋城鄉的醫療預防保健三級網,使全體人民人人享有基本醫療保健成為可能。這一時期,愛國衛生運動進入新的發展時期,通過加強綜合整治,深化衛生城鎮創建,社會衛生綜合治理能力不斷提升,城鄉環境衛生狀況明顯改善,截至2018年,全民健康生活方式行動覆蓋2610個縣區,農村飲水安全衛生監測鄉鎮覆蓋率達到85%以上。2018年底,全國共有醫療衛生機構99.7萬個,其中衛生人員1230萬,醫護比倒置問題得到扭轉,每萬人有全科醫生2.22人、公共衛生員6.34人,超過了中等收入國家的平均水平。2018年,我國疾控中心總數達到3443家,人員數18.8萬人。[9]疾病預防控制法律法規政策體系不斷健全,建成全球規模最大的傳染病疫情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網絡直報系統,建立了一支具有傳染病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對優勢的疾病預防控制隊伍,形成“黨政主導、部門協作、動員社會、全民參與”的疾病預防控制工作機制,逐步形成了一個機構完善、設備優良、法律健全、業務全面的專業化衛生防疫體系。

  重大疫病得到有效控制,人民健康水平顯著提升,主要健康指標優于中高收入國家平均水平。2012年消除新生兒破傷風,2017年我國首次實現本地瘧疾感染病例全國零報告。多數地區的地方病危害得到了有效控制或消除,全國總體保持持續消除碘缺乏病狀態,大骨節病處于基本消除狀態,克山病病情基本控制。艾滋病整體疫情控制在低流行水平,結核病控制指標提前實現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要求。成功防范和應對了甲型H1N1流感、H7N9、西非埃博拉出血熱等突發疫情,有力、有序、有效地組織開展了一系列突發事件醫學應急救援。[10]全國法定傳染病報告發病率由1970年的7061.86/10萬下降到2018年的220.1/10萬,死亡率從7.73/10萬下降到1.67/10萬。[11]P253用僅占世界2%的醫療衛生資源較好地解決了全世界六分之一以上人口的看病就醫問題,人均預期壽命由新中國成立初期的35歲提升到2018年的77歲,嬰兒死亡率由200‰左右下降到6.1‰,孕產婦死亡率由1500/10萬下降到18.3/10萬,人民健康水平總體上優于中高收入國家平均水平,取得了較高的健康績效。[3]P247

  2020年春節來臨之際,新冠肺炎疫情突然發生,傳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圍最廣、防控難度最大,為新中國成立以來之最。阻擊疫情時間之緊迫、任務之艱巨、規模之超大,世所罕見,這是一場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大考。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始終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全面加強對疫情防控的集中統一領導,采取最全面、最嚴格、最徹底的防控舉措,重點支持湖北和武漢疫情防控工作,堅決遏制疫情擴散蔓延勢頭。按照堅定信心、同舟共濟、科學防治、精準施策的總要求,全面開展疫情防控工作,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及時研究部署工作,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加大政策協調和物資調配力度,各地區各部門積極履職盡責,形成了全面動員、全面部署、全面加強疫情防控的戰略格局。經過艱苦努力,疫情形勢出現積極變化,防控工作取得積極成效,積極向好的態勢正在拓展,再次彰顯了中國共產黨領導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顯著優勢,中國人民在疫情防控中展現的中國力量、中國精神、中國效率,展現的負責任大國形象,得到國際社會高度贊譽。

  二、應對公共衛生安全風險挑戰的中國經驗

  新中國成立70多年來,把實現全民健康覆蓋,人人享有基本醫療衛生服務作為奮斗目標,堅持“預防為主、防治結合”的方針,不斷加強疾病預防控制工作,成功控制或消除了一批威脅人民健康的重大疾病,有力保障了人民群眾健康,為促進經濟社會發展作出了積極貢獻。從衛生防疫到全民健康,從除害滅病到科學防控,從以治病為中心到以人民健康為中心,我國衛生健康事業走過了不平凡的歷程。中國公共衛生整體實力、疾病防控能力、醫療服務和保障能力不斷提升,人民群眾的健康獲得感不斷增強,全民身體素質、健康素養持續增強,為全球疾病防控和衛生健康治理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經驗。

  今天,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偉大征程中,各種風險挑戰相互混合、累加。人類社會發展到今天,傳染病等重大疫情風險從未真正遠去。由于工業化、城鎮化、人口老齡化,由于疾病譜、生態環境、生活方式不斷變化,傳染病流行和傳播特征也發生了新變化,新老問題和難點問題交織,防治形勢復雜,防控難度增大。我國仍然面臨多重疾病威脅并存、多種健康影響因素交織的復雜局面,尤其是突發急性傳染病傳播迅速,危害巨大,如果處置失當、應對失誤,不僅嚴重影響人民群眾日常生活,還會造成人心恐慌、社會不穩,消解經濟社會多年建設成果。當前,我國在公共衛生法治體系、重大疫情防控體制機制、公共衛生應急管理體系等方面存在的明顯短板,醫療資源總量不足、結構分配不合理、優質資源匱乏,區域之間、城鄉之間、衛生機構之間發展不平衡不充分,一些地方重應急、輕預防的傾向仍未扭轉。衛生體系和服務能力不能滿足人民日益增長、不同層次的健康需求,與有效應對復雜多變的公共衛生安全形勢的要求不相適應,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促進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目標任務要求不相適應,與最大限度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的要求不相適應。如果這些問題不能得到有效解決,必然會嚴重影響人民健康,制約經濟發展,影響社會和諧穩定。

  推進健康中國建設,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重要基礎,是實現人民健康與經濟社會協調發展的國家戰略。習近平指出,疫病防控和公共衛生應急體系是國家戰略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12]公共衛生安全事關人民健康和公共安全,公共衛生體系和服務能力現代化是健康中國建設的重要支撐,應對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是對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考驗,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勢的重要體現。為滿足人民日益增長、不同層次的健康需求,有效應對復雜多變的公共衛生安全新的挑戰,必須加快推進健康中國建設,落實疾病預防和健康促進,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打下堅實健康基礎。

  (一)堅持黨的領導,群防群控,將衛生健康工作與群眾路線相結合

  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優勢。黨的領導制度是我國的根本領導制度,堅持黨的全面領導是黨和國家事業不斷發展的根本保證。黨的領導是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根本保證,有了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領導核心,集中力量辦大事就有了主心骨和向心力,全國上下才能夠連成一條心、擰成一股繩,全國一盤棋,協力奮進,一次次將“不可能”變成“一定能”。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共產黨堅持立足國情,與時俱進,針對不同時期人民健康需求和衛生健康發展突出問題,始終以正確的衛生健康工作方針為指導,不斷地與各類疾疫進行斗爭,實現了人民健康水平的大幅躍升,為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打下了堅實的健康基礎。

  堅持黨的領導,堅持人民的主體地位,必須把人民的根本利益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把人民群眾蘊含的智慧和力量保護好、調動好、發揮好,緊緊依靠人民群眾共同創造美好生活。疾疫與每個人息息相關,防控疾疫離不開社會力量的積極參與和通力配合。密切聯系群眾是中國共產黨的最大政治優勢,在歷次重大風險來臨時,中國共產黨總能把群眾動員起來、組織起來。通過開展群眾衛生運動,群防群控,將衛生健康工作與群眾路線相結合,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疾疫防控的基本措施,也是最為重要的歷史經驗。新中國成立初期,中國共產黨提出要“面向工農兵”“衛生工作與群眾運動相結合”等衛生工作方針,愛國衛生運動是黨的群眾路線與衛生醫療工作結合的創舉。1958年,毛澤東看到《人民日報》報道了江西省余江縣消滅血吸蟲病的消息,欣然寫下了《七律二首?送瘟神》,在后記中指出“主要是黨抓起來了,群眾大規模發動起來了。黨組織,科學家,人民群眾,三者結合起來,瘟神就只好走路了?!盵13]P2172020年初在與新冠肺炎疫情斗爭的全民保衛戰中,中國共產黨充分發揮組織優勢,全國形成了全面動員、全面部署、全面加強疫情防控工作的局面,廣泛動員群眾、組織群眾、凝聚群眾,全面落實聯防聯控措施,構筑群防群治的嚴密防線,打響了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

  (二)堅持公平正義,共建共享,把人民健康放在優先發展的戰略地位

  中國共產黨從成立起就把保障人民健康同爭取民族獨立、人民解放的事業緊緊聯系在一起,堅持公平正義、共建共享,始終把人民健康放在優先發展的戰略地位,從解決人民群眾最關心、最迫切、最亟需的衛生健康問題入手,堅持用改革創新的辦法不斷解決新矛盾新問題,堅持公平與效率統一、政府主導與發揮市場機制作用相結合,探索建立符合國情的疾病防控和健康衛生發展道路。習近平指出,“無論社會發展到什么程度,我們都要毫不動搖把公益性寫在醫療衛生事業的旗幟上”,“讓廣大人民群眾享有公平可及、系統連續的預防、治療、康復、健康促進等健康服務”。[14]P102-103黨在革命戰爭時期就把醫療衛生工作作為保護蘇區人民健康以及保證我們戰斗力的三大保障之一。新中國成立后,創造了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為公平正義的社會。1954年4月,毛澤東在《中央關于各級黨委必須加強對衛生工作的政治領導的指示》中指出:衛生工作關系著“全國人民生老病死的大事,是一個大的政治問題,黨必須要把它管好”,“對于發展生產、鞏固國防、增進人民健康極端重要,把衛生工作看作大的政治問題”。[15]P12-13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在改革開放的偉大進程中,中國共產黨堅持把公平正義作為社會主義的基本價值取向,逐步探索形成基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公平正義的實現路徑,構建起以權利公平、機會公平、規則公平為主要內容的社會公平保障體系,保證了人民平等參與、平等發展的權利。2009年,我國啟動新一輪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用中國式辦法破解醫改這道世界性難題。我國建立了全球最大的基本醫療保障網,參保率穩定在95%以上;政府衛生投入不斷增加,個人衛生支出占衛生總費用比重持續降低,不斷增強?;?、防大病、兜底線能力,努力讓群眾“看得起病”。

  隨著物質文化生活水平的提高,百姓對健康有了更高要求,不但要求看得上病、看得好病,還希望不得病、少得病。為了實現百姓對健康的期盼,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從黨和國家事業全局和中華民族長遠發展出發,明確了衛生健康事業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中“健康基礎”的特殊地位,把人民健康放在優先發展的戰略地位,將健康中國上升為國家戰略。共建共享是建設健康中國的基本路徑,要堅持政府主導與調動社會、個人的積極性相結合,促進全社會廣泛參與,強化跨部門協作,深化軍民融合發展,調動社會力量的積極性和創造性,推動人人參與、人人盡力、人人享有,形成維護和促進健康的強大合力,形成熱愛健康、追求健康、促進健康的社會氛圍。

  (三)堅持預防為主,防治結合,用科學創新提升疫病防控能力

  新中國成立以來,始終堅定不移貫徹預防為主方針,防治結合,從源頭預防和控制疾病,筑牢保障人民健康第一道防線,穩步提升公共衛生服務能力,努力讓群眾“不得病、少得病”,以較低成本取得較高健康績效。新中國成立以后,在很長時期里,政府醫療衛生工作的重點放在預防和消除傳染病等基本公共衛生服務方面,大力開展愛國衛生運動,加強公共衛生隊伍建設和基層防控能力建設,推動醫防結合,真正把問題解決在萌芽之時、成災之前。通過推行預防為主的方針,采用低成本的醫療技術,在經濟發展水平不高的條件下保證人人享有基本的醫療保健服務。廣大居民,尤其是農村居民無需支付高額費用就能享受到基本衛生保健服務,基本衛生保健服務的廣泛可及性和公平性大大改善了中國城鄉居民的健康狀況。

  2016年全國衛生與健康大會提出,新形勢下我國衛生與健康工作方針是以基層為重點,以改革創新為動力,預防為主,中西醫并重,將健康融入所有政策,人民共建共享。這一方針,是我國歷史經驗的總結和發展,是中國道路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為解決全球健康危機提供的中國方案。70多年來,我們始終堅持從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國情出發,準確把握衛生健康發展的自身規律,從解決人民群眾最關心、最迫切、最亟需的衛生健康問題入手。堅持用改革發展的辦法不斷解決新矛盾新問題,從健康知識普及和合理膳食,到全民健身和控煙,從心理健康和健康環境促進,到防控四類重大慢性病,堅持公平與效率統一、政府主導與發揮市場機制作用相結合,堅持因地制宜、分類指導、發揮地方積極性,探索建立符合國情的基本醫療衛生制度。

  2020年3月2日,習近平在北京考察新冠肺炎防控科研攻關工作時強調,“縱觀人類發展史,人類同疾病較量最有力的武器就是科學技術,人類戰勝大災大疫離不開科學發展和技術創新”[16]。新中國成立以來,醫學科技多個領域從無到有、從有到優、從優到強,在“高、精、尖”領域不斷取得突破。為攻克鼠疫,我國于1954年組織鼠疫自然疫源地調查研究隊開展調查研究。為更好地掌握血吸蟲病的規律,我國從中央到地方成立血吸蟲病研究所。屠呦呦帶領團隊攻堅克難,研究發現了青蒿素,解決了抗瘧治療失效難題,為中醫藥科技創新和人類健康事業作出重要貢獻。在防控新冠肺炎疫情中,中國始終堅持相信科學、依靠科學,以最專業和最科學的方式防控疫情,集全國優勢科研力量,積極推動科研攻關與臨床實踐相結合,提高體系化對抗能力和水平。8天確定病原體,16天完成檢測試劑盒優化,以科學和證據為基礎多次更新診療方案,綜合運用大數據、人工智能、5G等技術,設立發熱門診,進行網上遠程診療,用“健康碼”作為通行碼等做法簡便高效,協調多條技術路線同步推進疫苗研發,為全球疫情防控做出了典范性貢獻,給世界增強了戰勝疫情的信心。

  在新發傳染病毒和公共衛生安全的威脅下,要完善關鍵核心技術攻關的新型舉國體制,加快推進人口健康、生物安全等領域科研力量布局,整合生命科學、生物技術、醫藥衛生、醫療設備等領域的國家重點科研體系,布局一批國家臨床醫學研究中心,加大衛生健康領域科技投入,加強生命科學領域的基礎研究和醫療健康關鍵核心技術突破,加快提高疫病防控和公共衛生領域戰略科技力量和戰略儲備能力。要加快補齊我國高端醫療裝備短板,加快關鍵核心技術攻關,突破技術裝備瓶頸,實現高端醫療裝備自主可控。

  (四)堅持統籌兼顧,依法治理,構建促進全民健康的防控體系

  保障人民健康是一個艱巨復雜的系統工程,需要多措并舉、統籌推進,以實現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堅持統籌兼顧,把解決當前突出問題與完善制度體系結合起來。從全局出發,統籌城鄉、區域發展,兼顧供給方和需求方等各方利益,注重預防、治療、康復三者的結合,正確處理政府、衛生機構、醫藥企業、醫務人員和人民群眾之間的關系。既著眼長遠,創新體制機制,又立足當前,著力解決醫藥衛生事業中存在的突出問題。既注重整體設計,明確總體改革方向目標和基本框架,又突出重點,分步實施,積極穩妥地推進改革。新中國初期,縣鄉村三級醫療體系、農村合作醫療制度得到世界衛生組織認可。2009年,我國啟動新一輪醫藥衛生體制改革,城鄉居民基本醫保財政補助和人均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補助標準不斷提高,基本醫療保障體系從無到有建立起來。用中國式辦法破解醫改這道世界性難題,群眾看病難、看病貴問題得到緩解。

  法治建設與不斷完善是疾病防控的有力保障。新中國成立后,我國陸續出臺了一系列管理辦法、條例、政策文件和正式的衛生健康方面的法律法規。1955年,衛生部頒布我國第一部《傳染病管理辦法》。1978年,衛生部頒發《中華人民共和國急性傳染病管理條例》。1989年9月,我國第一部《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正式施行。2003年“非典”疫情,促使我國建立了公共衛生事件應急體系,2004年、2013年先后兩次修訂完善《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2019年,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基本醫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首次明確界定和實施憲法保障的公民健康權利的“藍圖”。食品安全法、國境衛生檢疫法、突發事件應對法、野生動物保護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等相關法律法規相繼出臺,從管理辦法、管理條例到正式的法律文件,對疫病防控的法律規范逐漸升級,為應對公共衛生安全提供了法治保障。

  全民健康是建設健康中國的根本目的,立足全人群和全生命周期兩個著力點,提供公平可及、系統連續的健康服務,實現更高水平的全民健康。要惠及全人群,不斷完善制度、擴展服務、提高質量,使全體人民享有所需要的、有質量的、可負擔的預防、治療、康復、健康促進等健康服務。要覆蓋全生命周期,針對生命不同階段的主要健康問題及主要影響因素,實現從胎兒到生命終點的全程健康服務和健康保障,全面維護人民健康。構建促進全民健康的防控體系,把健康融入所有政策,體現在經濟社會發展全過程,在發展規劃中突出健康目標,在公共政策制定中向健康傾斜,在財政投入上保障健康需求,把發展衛生健康事業納入“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四個全面”戰略布局之中?!丁敖】抵袊?030”規劃綱要》明確提出,以提高人民健康水平為核心,以體制機制改革創新為動力,以普及健康生活、優化健康服務、完善健康保障、建設健康環境、發展健康產業為重點,把健康融入所有政策,加快轉變健康領域發展方式。

  (五)拓展國際交流,團結合作,協調應對全球公共衛生安全

  人類是一個命運共同體,公共衛生安全是人類面臨的共同挑戰。戰勝關乎世界人民安危的疫病,團結合作是最有力的武器。全球衛生治理成為全球治理中重要領域,以傳染病治理尤為緊迫和突出。近30年來,全球約出現新發傳染病40多種,并以每年新發1種的態勢發展,傳播范圍廣、傳播速度快、社會危害大,成為全球公共衛生的重點和難點領域。全球每年死亡人口中有四分之一來自傳染病,而艾滋病等威脅長期存在,有些突發性傳染病防不勝防。公共衛生不再只是一個健康問題,而且是任何國家可持續發展的一個先決條件。人類健康的決定因素不只是個人的問題、家庭的問題、一個國家抑或一個區域的問題,充滿了未知數、不確定性和復雜性,許多公共衛生問題及其影響因素是全人類共同面對的全球性挑戰。

  長期以來,我國在履行國際義務、參與全球健康治理方面取得重要進展,全面展示了我國國際人道主義和負責任大國形象。1963年中國政府向阿爾及利亞派遣第一支醫療隊,揭開了中國醫療衛生對外援助的序幕。截至2018年底,中國先后向亞、非、拉、歐和大洋洲累計71個國家派遣醫療隊隊員26萬人次,診治患者2.8億人次,累計為發展中國家培養衛生人才8萬人次,挽救了無數生命。目前在全球范圍內,中國援外醫務人員正在56個國家的100多個醫療點為當地民眾提供無償醫療服務。近年來,全球新發再發傳染病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不斷出現,中國第一時間向有關國家提供緊急醫療救助和公共衛生國際應急援助,幫助有關國家抗擊埃博拉、黃熱病、登革熱、禽流感、霍亂拉沙熱、鼠疫、新冠肺炎疫情等重大疫情。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倡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倡議共建“一帶一路”,提出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觀,積極打造合作共贏的全球伙伴關系,推進構建新型國際關系,促進全球治理體系變革。中國秉持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積極應對全球性挑戰,同國際社會合力應對氣候變化、公共衛生、自然災害等全球性挑戰,共同維護全球和地區公共衛生安全,保護世界各國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切實發揮負責任大國的作用。中國正前所未有地走近世界舞臺中央,進一步加強同世界衛生組織溝通交流,積極參與健康相關領域國際標準、規范等的研究和談判,完善我國參與國際重特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對的緊急援外工作機制,加強同“一帶一路”建設沿線國家衛生與健康領域的合作。國際社會必須樹立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守望相助,加強在傳染病溯源、藥物、疫苗、檢測等方面的科研合作,共享科研數據和信息,共同研究提出應對策略,為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貢獻智慧和力量。

  參考文獻

  [1] 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二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

  [2] 《當代中國》叢書編輯委員會.當代中國的衛生事業[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6.

  [3] 寧吉喆.輝煌70年:新中國經濟社會發展成就(1949-2019)[M].北京:中國統計出版社,2019.

  [4] 毛澤東文集:第六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

  [5] 王國強.中國疾病預防控制60年[M].北京:中國人口出版社,2016.

  [6]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中國的醫療衛生事業[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7]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十四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下[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

  [8] 新華社.中華人民共和國基本醫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N].人民日報,2020-03-10.

  [9] 常繼樂.砥礪奮進的中國疾病預防控制70年[J].中國衛生,2019(10).

  [10] 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黨組.完善重大疫情防控體制機制健全國家公共衛生應急管理體系[J].求是,2020(5).

  [11] 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2019中國衛生健康統計年鑒[M].北京: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出版社,2019.

  [12] 新華社.習近平在湖北省考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看望慰問奮戰在一線的醫務工作者解放軍指戰員社區工作者公安干警基層干部下沉干部志愿者和居民群眾時強調毫不放松抓緊抓實抓細各項防控工作堅決打贏湖北保衛戰武漢保衛戰[N].人民日報,2020-03-11.

  [13] 毛澤東詩詞集[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3.

  [14]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習近平關于社會主義社會建設論述摘編[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7.

  [15] 中央檔案館,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共中央文件選集(1949年10月-1966年5月):第16冊[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

  [16] 習近平.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提供強大科技支撐[J].求是,2020(6).

    相關鏈接 - 當代中國研究所 - 中國社會科學院網 - 兩彈一星歷史研究 - 人民網 - 新華網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政府網 - 全國政協網 - 中國網  - 中國軍網 - 中央文獻研究室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當代中國研究所 版權所有 備案序號:京ICP備06035331號
    地址:北京西城區地安門西大街旌勇里8號
    郵編:100009 電話:66572307 Email: [email protected]
    手机炒股app哪个